专业的团队,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当前位置:首页 >解决方案 >微生物诊断

生物防御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21-05-25 点击数:93
世界著名科学家霍金说:“从长远来看,我更担心的是生物武器。核武器的生产需要庞大的设备,而生物武器的制造在一个小小的实验室里就能完成。人们根本无法控制世界上所有的实验室。也许有意或无意之中,我们就制造了某种可能彻底毁灭人类的病毒。”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那么,什么是生物恐怖呢?所谓的生物恐怖就是指恐怖分子将疾病和生物媒介等致病性微生物或毒素作为恐怖袭击武器,通过一定的途径散布致病性细菌、病毒,造成烈性传染病的爆发、流行,导致人群失能和死亡,并引发社会动荡。
>
日军使用细菌武器,造成传染病大范围流行。
为防止疫情蔓延波及其驻军,日军定期为战马注射疫苗
日本东京沙林毒气受害者
生物恐怖的影响面广、危害性大。由微生物引起的传染病发病快、死亡率高、传播范围广,不仅严重危害人们的健康,而且极易引起大众的心理恐慌,这正是恐怖分子所期望的。因此,微生物常常成为恐怖分子制造生物恐怖事件的首选武器。
生物武器 
生物恐怖所选用的生物剂种很多,尽管许多国家对生物剂的监控相当重视,但是这些生物剂仍有流向社会的可能。掌握这些生物武器不需要特别高深的专业知识,只要稍有生物常识,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握其增殖技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对人类危害最大、最易散发的3种生物武器是:炭疽热、天花病毒、肉毒杆菌。
生物武器造价低廉,生产技术难度不大,研制隐蔽性强,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研制和生产,据世界卫生组织1970年的调查,若把50千克的炭疽菌撒在一个有50万人口的城市,就会造成9.5万人死亡、12.5万人负伤。因此也被称为“廉价的原子弹”。在这种情况下,更要加强生物防御的能力。同时,不断研究并探索快速诊断、药品和疫苗等,以便能够更加有效地消除生物恐怖分子所构成的威胁及其袭击后果。
生物防御
生物防御(Biodefense)的目的是维护国家生物安全、保证人民身体健康。新病原体的确认和新自然疫源地的发现相当于雷达预警;应对新发传染病疫情,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物防控和应急处置技术和产品。生物防御对预防和应对生物恐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显著增强对生物恐怖活动的防备力量,降低生物恐怖造成的损失。
产品线
西宝生物聚焦国内外近百家专业诊断试剂公司的优势产品,为体外诊断试剂产业提供助力,成为诊断试剂生产企业长期稳定的原料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如您对生物防御产品有特殊定制需求, 请联系400-021-8158,由专业客服人员为您咨询。
单克隆抗体
品名
货号
克隆号
亚型
备注
Bacillus anthracis PA
炭疽芽孢杆菌保护性抗原
3BA16
C3
IgG1
EIA, WB
BAP0101
IgG2b
EIA, WB
BAP0102
IgG2b
EIA, WB
BAP0103
IgG2b
EIA, WB
BAP0104
IgG2b
EIA, WB
BAP0105
IgG1
EIA, WB
BAP0106
IgG1
EIA, WB
Bacillus anthracis LF
炭疽芽孢杆菌致死因子
3BA17
BAL0105
IgG1
EIA, WB
BAL0106
IgG1
EIA, WB
LFA58
IgG1
EIA, WB
LFA27
IgG2a
EIA, WB
Bacillus anthracis Spore antigen
炭疽芽孢杆菌孢子抗原
3BA19
SA26
IgG2a
EIA, WB
SA27
IgG2a
EIA, WB
Ebola virus
埃博拉病毒
3E1
FE18
IgG2a
EIA, WB
FE25
IgG2a
EIA
FE37
IgG2a
EIA, WB
Francisella tularensis LPS
土拉弗朗西斯菌
3FT6
FB11
IgG2a
EIA, IF
T14
IgG3
EIA, IF
Hemorrhagic fever with renal syndrome (HFRS) virus
肾综合征出血热病毒
3CCH5
PG10
IgG2a
Reacts with Puumala strain, N/cr with Dobrava, Hanta and Seoul strains, virus neutralizing activity
G2D11
IgG1
WB, Reacts with Puumala strain, G2 protein
Puu-H6
IgG1
EIA, IF, reacts with Puumala, Dobrava, Hanta and Seoul strains
Puu-D21
IgG1
EIA, IF, reacts with Puumala, Dobrava, Hanta and Seoul strains
Dob-A4
IgG2a
EIA, IF, reacts with Puumala, Dobrava, Hanta and Seoul strains
Dob-F1
IgG2b
EIA, IF, reacts with Puumala, Dobrava, Hanta and Seoul strains
HANT-E9
IgG1
EIA, IF, reacts with Hanta strain
HANT-B5
IgG1
EIA, IF, reacts with Hanta strain
Marburg virus
马尔堡病毒
3M1
FM213
IgG1
EIA, WB
FM11
IgG1
EIA, WB
FM32
IgG1
EIA, WB
FM44
IgG1
EIA, WB
Vaccinia virus
牛痘病毒
3V1
TV43
IgG2a
EIA, WB
TV46?
IgG2a
EIA, WB
Yersinia pestis F1 antigen
耶尔森氏鼠疫杆菌F1抗原
3YP8
YPF19
IgG1
EIA, WB, IHC
Yersinia pestis V antigen
耶尔森氏鼠疫杆菌V抗原
3YPV8
Va13
IgG1
EIA, WB
Va22
IgG1
EIA, WB
Va48
IgG1
EIA, WB
Va52
IgG1
EIA, WB
Va68
IgG1
EIA, WB
如果您对上述产品感兴趣,请致电400-021-8158解更多详细情况!
多克隆抗体
品名
货号
宿主
备注
Bacillus anthracis Spore antigen
炭疽芽胞杆菌孢子抗原
3BA18
rabbit
EIA, WB
详细配对的抗原抗体请来电咨询:400-021-8158
目标客户
国家军事机构、国家生物安全机构、边境/海关总署、卫生监督机构、卫生医疗机构、科研机构等。
 

本网站销售的所有产品仅用于工业应用或者科学研究等非医疗目的,不可直接作用于人体或动物,非药用,非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