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市场动态


献血可以解毒!JAMA子刊:定期献血可有效减少血液中难以去除的有害氟化物


  市场动态     |      2022-06-22
摘要:长久以来,关于献血的一系列负面信息影响了人们献血的积极性,导致很多国家人均献血率不到1%,各地血库或多或少出现供血紧张的情况。如果此时有研究告诉你,定期适当的献血可以减少我们血液中的有害化学物质,不知道你会不会“热血沸腾”,想立刻跑去献血?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血液中高浓度的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化合物(Per-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PFAS)与各种不良健康影响密切相关,包括免疫功能受损、甲状腺功能异常、肥胖、和肝功能改变等。此外,多种PFAS与癌症风险增加有关。然而,目前还没有临床干预可以有效降低血液中PFAS的水平。
注: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化合物是一系列合成有机氟化物的总称。它们被称为“永久性化学物质”,因为它们不能在体内降解。这种物质广泛存在于不粘锅、油漆、清洁产品、食品包装和防火泡沫中。
近日,一篇题为“Effect of Plasma and Blood Donations on Levels of Perfluoroalkyl 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 in Firefighters in Australia”的研究发表于JAMA Network Open。本次研究由澳大利亚科学家Robin Gasiorowski博士及其团队主导,这项随机试验发现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其中,献血浆更有效。在试验期12个月内,捐献血浆可使血清PFOS(Perfluorooctane sulfonic acid)浓度降低约30%。这是全球首例可以有效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的干预措施。
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
图1 研究成果([1])
本次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观察血浆捐献组或全血捐献组12个月后血清PFOS和PFAS与基线组和观察组相比的变化。次要试验包括从基线到第52周和从第52周到第64周的26项其他血清PFAS的变化,以及从筛查到第52周的全血细胞计数、生化指标、甲状腺功能和血脂水平的变化。
这项全球首个随机临床试验表明,对于基线PFOS水平在5 ng/ml或以上的参与者,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清中PFOS水平,且献血浆比献全血更明显。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血浆捐献组参与者的献血频率更高(每6周一次),血浆中PFAS水平约为血液PFAS的两倍。血浆捐赠可以更有效地减轻PFAS对身体的负担。
更重要的是,JAMA子刊的这项研究是全球第一个系统量化捐献血浆或血液是否可以降低血清PFAS水平的随机临床试验。鉴于PFAS难以自发消除,献血可能成为PFAS高水平人群的有效干预措施。当然,未来,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评估这些研究的临床意义。
我们国家规定是义务献血。如果是身体强壮的成年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进行献血。但是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献血操作不当,有可能会导致感染上其它的疾病。在献完血后,也要注意加强补充营养,多休息。
请注意,以下是不适合献血的人群:
1. 怀孕期间的妇女或者是月经前后三天左右的女性;
2. 年龄小于18周岁的未成年人;年龄大于55周岁以上的老年人;
3. 体重不达标的人:成年男性体重低于50 kg,成年女性体重小于45 kg的人;
4. 高血压患者不能献血,男性患者收缩压大于145 mmHg,舒张压大于95 mmHg的人不能够献血;成年女性收缩压大于140 mmHg,舒张压大于90 mmHg的人不能献血;
5. 有血液传染病人群不能献血:乙肝病毒抗体、丙肝抗体、梅毒抗体、艾滋病抗体检查不合格的人。

 

摘要:长久以来,关于献血的一系列负面信息影响了人们献血的积极性,导致很多国家人均献血率不到1%,各地血库或多或少出现供血紧张的情况。如果此时有研究告诉你,定期适当的献血可以减少我们血液中的有害化学物质,不知道你会不会“热血沸腾”,想立刻跑去献血?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血液中高浓度的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化合物(Per-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PFAS)与各种不良健康影响密切相关,包括免疫功能受损、甲状腺功能异常、肥胖、和肝功能改变等。此外,多种PFAS与癌症风险增加有关。然而,目前还没有临床干预可以有效降低血液中PFAS的水平。
注: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化合物是一系列合成有机氟化物的总称。它们被称为“永久性化学物质”,因为它们不能在体内降解。这种物质广泛存在于不粘锅、油漆、清洁产品、食品包装和防火泡沫中。
近日,一篇题为“Effect of Plasma and Blood Donations on Levels of Perfluoroalkyl and Polyfluoroalkyl Substances in Firefighters in Australia”的研究发表于JAMA Network Open。本次研究由澳大利亚科学家Robin Gasiorowski博士及其团队主导,这项随机试验发现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其中,献血浆更有效。在试验期12个月内,捐献血浆可使血清PFOS(Perfluorooctane sulfonic acid)浓度降低约30%。这是全球首例可以有效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的干预措施。
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液中PFAS水平
图1 研究成果([1])
本次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观察血浆捐献组或全血捐献组12个月后血清PFOS和PFAS与基线组和观察组相比的变化。次要试验包括从基线到第52周和从第52周到第64周的26项其他血清PFAS的变化,以及从筛查到第52周的全血细胞计数、生化指标、甲状腺功能和血脂水平的变化。
这项全球首个随机临床试验表明,对于基线PFOS水平在5 ng/ml或以上的参与者,定期献血或献血浆可显著降低血清中PFOS水平,且献血浆比献全血更明显。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血浆捐献组参与者的献血频率更高(每6周一次),血浆中PFAS水平约为血液PFAS的两倍。血浆捐赠可以更有效地减轻PFAS对身体的负担。
更重要的是,JAMA子刊的这项研究是全球第一个系统量化捐献血浆或血液是否可以降低血清PFAS水平的随机临床试验。鉴于PFAS难以自发消除,献血可能成为PFAS高水平人群的有效干预措施。当然,未来,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评估这些研究的临床意义。
我们国家规定是义务献血。如果是身体强壮的成年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进行献血。但是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献血操作不当,有可能会导致感染上其它的疾病。在献完血后,也要注意加强补充营养,多休息。
请注意,以下是不适合献血的人群:
1. 怀孕期间的妇女或者是月经前后三天左右的女性;
2. 年龄小于18周岁的未成年人;年龄大于55周岁以上的老年人;
3. 体重不达标的人:成年男性体重低于50 kg,成年女性体重小于45 kg的人;
4. 高血压患者不能献血,男性患者收缩压大于145 mmHg,舒张压大于95 mmHg的人不能够献血;成年女性收缩压大于140 mmHg,舒张压大于90 mmHg的人不能献血;
5. 有血液传染病人群不能献血:乙肝病毒抗体、丙肝抗体、梅毒抗体、艾滋病抗体检查不合格的人。